上海

(1862)
设计 餐厅 北京 探秘 时尚头条 奢华 设计师 酒店 世界 城市 生活
演员陈数 分享上海式远游
尽管她在北京呆了十多年,却在电视剧《新上海滩》、《倾城之恋》、《相思树》里演活了各个时代的上海女子。她感觉自己前世的籍贯一定是上海,因为从骨子里喜欢都市的华丽传奇。她爱旅行,就连方式也跟很多爱旅行的上海女子相似——她们统统都是这样的——要气定神闲,要美,很容易爱上巴黎。“爱上海的,哪个会不爱巴黎?”陈数的旅行话题从巴黎开始。她记忆里最圆满的一趟远游,就发生在巴黎。但让人惊讶的是,她相当自然地把巴黎跟上海联系在一起,巴黎在她眼里,仿佛一个更纯粹的上海。“精致、优雅,处处弥漫着一种高贵的忧伤。”她这样描述,“我迷恋这些碎片,它像是我的城市,第一眼看到它,我就直觉与它非常合拍。”她说这种感受,在她多年前第一次看到上海时,也曾奇迹般地闪现。尽管她四周是充满自然韵味的北方景观,可是她的语调神态,却无一不叫人想到上海午后不温不火的阳光。 巴黎满足了她内心对一座城市的所有想象,她感到现今上海遗落的一些细节,在那里全数找到。与此同时,她又确实是一名旁观者,这座既远又近的城市让她联想到自身的一些特质——喜欢老东西,喜欢晒太阳,喜欢有秩序,也喜欢在人群里听自己的心声……而这些有趣的特点,恰恰能在很多上海女
新天地88 好的本质永不变
”如果说上海是一个大染缸,那么五星酒店就是一个小染缸,而每一个来了又走的客人,就是加深这染缸色彩的一个分子,越是浸淫其中,就越是对每一个分子越来越着迷。这是杨博根对酒店的一种解读。“我是德国人,但我不喜欢德国哲学,因为太枯燥了,要想了解人性吗?你到酒店来学吧,这里有最丰富的教科书。同样,如果你对‘人’没有兴趣,我不建议你从事酒店这一行业。因为酒店就是一面镜子,每个从它面前经过的人,都会被照出他的喜怒哀乐。”“当你对人产生兴趣的时候,你就会爱上为人服务的行业。”杨博根当然不是外国雷锋,但是他坚信《新约》上说的“给予比接受更为有福”,真正的慈善不是给穷人钱财,而是为他们的需要提供服务,这才是最高的善举。“就好像我们有一个服务员阿姨,她发现有个客人习惯在床上看书,就在每天整理床铺之时,把客人前一晚看到的地方用书签夹好,然后轻轻放回床头。客人后来说,这个阿姨带给了他妈妈才有的幸福感。”杨博根跟我说话的时候,服务员端了两杯水来,因为没有附带杯垫,杨博根一边说话一边用纸巾擦拭着水杯在茶几上留下的浅浅印痕。“这是职业习惯,酒店里所有东西都要时时刻刻保持该有的秩序。”杨博根放下纸巾搓了搓手,眨了一下有
首页上一页323335363738下一页尾页